这个小伙子迷路了,不能很好地交流。他整天整夜坐在餐馆前面。

发布日期:2019-10-25

    阿特拉斯

    吴墨刷卡乘坐苏州轨道交通公司1号线。

    法院要求苏州轨道交通公司在2019年底前修改第13条。这版照片/受访者的陈述

    最低的单程地铁区段只有2元,卡上还有7.1元的余额,但是到了车站,门外就堵住了。因此,苏州大学的一名大四女生起诉苏州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轨道交通公司)出庭。

    昨天,《北京新闻》的一位记者从苏州中级人民法院获悉,通过调解,轨道交通公司需要在2019年底前根据最低票价入场原则修订并实施相关规定。对此,女孩说,“非常满意”。

    持卡余额超过票价的女孩被拒绝两站。

    吴沫,20岁的笔名,苏州大学法律专业。她对《北京新闻》回忆说,在2017年5月和10月,她两次进入地铁,但被大门无缘无故地堵住了。开利明有七多块钱,我只停了两站,两块钱。”

    吴沫无法理解的是,一旦卡里的钱少于7元和6元,大门就会显示“____65290;_65290;_65290;65290;65290;65290

    吴沫认为出站时卡余额不足以补票,但是“当卡余额超过客舱票价时,为什么不让公交车停下来?”

    根据《苏州城市轨道交通售票规则》第13条,苏州地铁1号线的票价为8元,在苏州持卡可享受9.5元的折扣。票价打折7.6元,余额少于7.6元。本规定由苏州轨道交通公司制定,将于2016年6月1日生效。预付卡不具有透支功能。

    2017年10月底,吴沫向苏州工业园区法院起诉地铁运营公司苏州轨道交通公司,并提交苏州中级法院审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八条,苏州中级法院对原告提起的侵权案件,扩大了管辖权,涉及许多非特定消费者的共同利益。

    吴莫说,诉讼前,她和同学们在北京、南京等16个城市的地铁上进行了电话咨询。大多数城市规定,只有当卡余额低于最低票价时,他们才能进入车站。”

    吴沫希望法院“确认2016年6月1日生效的《苏州城市轨道交通售票规则》第13条无效,并责令被告在卡余额无法进入车站时履行通知和显示卡余额的义务”。

    法院:轨道交通公司需要在明年年底前修改《售票规则》。

    昨天下午,北京新闻的一位记者就此事致电苏州轨道交通公司。一名工作人员说,规定“当卡余额小于7.6元时,不准进入”是为了降低风险。本规定是为了避免旅客在客流高峰期因平衡不足而停留在轨道交通出口门前,造成人身伤害的危险。”

    针对吴沫提出的“不显示天平”的问题,轨道交通公司解释说,“门显示范围有限”,“如果要显示天平并提醒充电,则需要翻页显示,这会降低乘客通过门时的效率”。

    昨天,《北京新闻》的一名记者从苏州中级法院获悉,此案于12月14日审理。为了更好地审理案件,法院对全国主要城市的交通卡(公民卡)进行了深入调查,查阅了中国人民银行制定的《支付机构预付卡业务管理办法》等法律文件,并增设了公民卡公司,本案第三人根据轨道交通公司的申请。

    经审理,法院认定第十三条是轨道公司作为经营人制定的标准条款。它的权利和义务违背了公平原则。不正当、不合理的规定,排除或者限制消费者的权利,应当视为无效。同时,该规定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有关规定,应当视为无效。

    最后,通过法院调解,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在2019年12月31日之前,苏州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根据最低票价原则修订并实施了《苏州轨道交通售票规则》第13条。

    对话

    起诉地铁公司的当事人吴沫

    出乎意料,地铁公司同意改变规定。

    吴莫说他“非常满意”这个裁决。我不想被人注意。“这不是我诉讼的目的,”吴茉说,她的上诉只代表了苏州绝大多数人的需要,“只是想对苏州轨道交通做一些改变。”

    北京新闻:你觉得学生起诉你怎么样?

    吴沫:起诉时,我的同学都很支持。他们帮助我探寻我不能进入车站的原因,找到法律并咨询老师。

    北京新闻:你的家人支持你吗?

    吴沫:我的家人很支持我,给我很大的鼓励和安慰,这样我就可以一直走下去。

    北京新闻:你以前有过类似的诉讼吗?

    吴沫:不,这是我第一次诉讼。

    北京新闻:你对法院调解的结果满意吗?

    吴沫:满意,因为它已经达到了我起诉的初衷,促进了轨道交通的发展,也圆满结束了我们一年的努力。

    北京新闻:这次诉讼有什么遗憾吗?

    吴沫:在庭审中,我的陈述过于口语化,没有使用太多的专业法律术语,或者有一些小错误。

    北京新闻:在推动公共政策改革方面会有成就感吗?

    吴沫:成就感取决于你对这个词的定义和看法。说实话,我从来没想到事情会走到这一步,我也没想到公司同意调解和修改规定。起初,我没有抱有胜利的心态。即使我迷路了,我也觉得自己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引起了苏州人民的注意,从而促进了轨道交通的改善,取得了成功。

    北京新闻:一些评论说你太真实了。

    吴沫:地铁虽然只有几元,但是消费群体大,观众多。聚会是个大数目。我觉得这样做是值得的。至于别人怎么说,很难描述一个词并且做他们认为正确的事。

    我也希望大家能理解我,我会用我微薄的力量来促进轨道交通服务的改进,因为它也是苏州的名片。

    北京新闻:你的性格和工作风格是什么?

    吴沫:生活更细心、更细致,你可以找到一些小细节,但有时候你可以钻牛角。做事固执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北京新闻:你将来会考虑成为一名律师吗?

    吴沫: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我们还不知道从事什么职业,也许是记者,也许是公务员。最近,我忙于我的毕业实习和论文。

    律师陈述

    律师:“格式条款”过度保护轨道交通公司的权利

    北京君本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王飞说,从法律角度来看,本案属于运输合同纠纷。作为旅客,原告在消费者权益方面与轨道交通公司有联系,因此可以作为诉讼主体向法院提出索赔。

    王飞认为,《苏州轨道交通售票规则》属于《合同法》第39条规定的“格式条款”,过度保护了轨道交通公司在提供运输服务时获得考虑的权利,应当“无效”。

    王飞说,本案是一起公益诉讼,可以给社会带来一些启示,并呼吁更多的公众就公共政策问题提出意见和建议。

    一

    [纠错]

    负责任的编辑:

    唐兰